* 自我放飞,渣文笔,OOC见谅

* 非专业人士,有bug欢迎捉虫

* 文中一切人名地名皆为虚构,切勿在现实中对号入座


III 沉船(上)

        齐铁嘴料定了张启山会再来找他,却没料得这张启山没来,倒是先来了两个不速之客。


        那日是荻城少有的晴朗天气,他正把自家平日养在廊里的绣球抱到院子里晒晒太阳。修道之人讲究修身养性,齐铁嘴虽说只是个算命先生,但平日里也总喜欢侍弄些个花花草草,将自家小小一方院落打理得绿意盎然,平日里闲来无事看看窗外,吟个雨打芭蕉也是别有一番情趣。九门之中八爷九爷虽都是读书人,但这九爷少时受的是西式教育,长大后更是各处经商,与新文化接触颇多,长的是精明算计,相较起来,齐八爷身上那股子酸腐的文人气儿就重得多,遛鸟养鱼,弄花弄草,是在闲极无聊便跑到街上支个摊子,天南海北的来客都能唠上两句,明明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生生搞出了一副老大爷的派头,单偏偏这荻城的老百姓还就吃他这一套,一口一个八爷地招呼着,好像生生要把这少年郎供成个活神仙。


        当年张启山初来乍到,还未做上九门之首的时候,听闻这荻城有九门提督,来往商货明器通通得从这九门手上过,心里便有了计较,但这九位爷个个都是深水里的大鱼,滑不溜手,不好对付,一不小心还得割自己一手口子,得不偿失,相较而言,也就那算命的齐八爷还算比较平易近人,又闻这齐半仙平日里喜欢侍弄个些花草,还特意命人从北方运来一株垂枝碧桃做见面礼,但等他看见这外人口中传得神乎其神的半仙大爷就是个唇红齿白的小屁孩时,心里还是骂了句完蛋玩意儿,果然人言不可信,奈何身后还跟着几个扛着树的亲兵,又不好掉头回去,只好硬着头皮把这碧桃给献了,没成想这齐八爷倒还高兴得很,领着几个亲兵到院子的西南角,说这里刚好还差株木,挖坑就把树给种了,谁知这碧桃是北方品种,喜阳不耐湿,种下之后总是病怏怏的,齐八爷心疼,还雇人专门给树盖了个亭子挡雨,但也无济于事,最后还是枯死了,后来这亭子里种了棵红枫,倒是长势极好,只不过被人看见每每总还是要被嘲笑一番给树盖亭子这种事,不过那都是后话。


        却说前几日齐铁嘴才与张启山商量了这捞船的事宜,料定这衰神一见着船又得差人将自己接去,没成想,先来的却是这九门里的五爷和九爷。齐铁嘴正撅着屁股在那儿摆绣球花,一个小毛团儿就凑到了他的手边,一根短尾巴晃来晃去直扫齐铁嘴的手,齐铁嘴一瞧,这不是狗五家的三寸丁么?一抬头就看见俩人朝自己走来,这狗五,解九与他可是老牌友,几人年纪相近,没事便喜欢凑上二爷或三娘打马吊,齐铁嘴见两人一来,以为又是去找他打牌的,头也不抬,打发道:“今天爷没空,烦请二位找别人去吧!”


      “找什么别人,找的就是你!”这狗五不是八爷九爷他们这样的文化人,又与齐铁嘴平日里厮混熟了,紧走几步,一脚踢在齐八爷撅着的屁股上。


        “哎哟!”齐铁嘴跳起来捂着屁股,心说您都多大个人了,还整这一套,当即就打算报复回去,但又看见吴老狗后边还跟着个解九,此时表情神秘莫测,拿不准会帮谁,看吴老狗那副尾巴要翘到天上去的模样,八成不会是自己的友军,只好先软化了态度,委委屈屈地说,“您这是干嘛呀?”


        五爷抱起了三寸丁,凑到齐铁嘴跟前道,“佛爷这几日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什么?”齐铁嘴决定装傻装到底。


        这时九爷走上前来,推了推眼镜,开口道,“八爷,佛爷这几天把东边荒滩都给封了,您就说说,这是不是您的主意?”


        齐铁嘴听着不对,心想这下不好,九门在这四周都划定好了自己的地界儿,佛爷这一封,难道是踩了别人的界了?但又细细一想,那东边的海湾,就是一片碎石滩,没港没船的,硬要说的话,也顶多跟霍家的地盘沾点儿边,怎么也不会欺到这两位爷的头上去。


        狗五一看齐铁嘴这犹豫的神态,便知被九爷说中了,大声道,“哎,八爷,你说你跟了佛爷这么久,怎么做事还是这么顾头不顾腚的?这海滩一封,多少货走不上来,就这两天,你知道我损失了多少么?”


        得,这是来算账的。齐铁嘴两手一摊,一副无赖架势道,“这事儿你找佛爷说去,找我做什么?”说完就看见解九和狗五两个人齐齐看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过了一会儿,还是狗五说道,“你们俩平时就走得近,这佛爷整什么幺蛾子不是你给出的主意?这事儿你不负全责,也得负半责,你去给他说去。”


        齐铁嘴一口气别在嗓子眼儿里。什么叫走得近?什么叫都是我给出的主意?合着我齐铁嘴里外不是人,一头那个死丘八非得捞那劳什子船,一头这两个祖宗又要他去讨债。正打算开口理论,门外走进来一个亭亭玉立的小军官,不是张启山身边那个副官又是谁?


        这小副官站在门口,看着院子里几位爷脸上的神情都颇为精彩,特别是齐铁嘴,平日白白净净的一张脸此时涨得通红,也不知是被气的还是被臊的,然后说了句他已经说过无数遍,但此时齐铁嘴最不想听到的一句话:“八爷,佛爷请您过去一趟。”


【未完待续】


* 我发现我就是个话唠.. 下半部分一定看船(。

评论(7)
热度(43)

DeepBlue

梨花間蜜蜂的嗡嗡聲,滲進我的血液里

© DeepBlue / Powered by LOFTER